为了孩子的福祉,请远离“万圣节”!
来源:香港艾威序国际研究训练机构 | 作者:艾威序 | 发布时间: 2016-10-31 | 1866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所以,鬼节的实质就在“万圣节”的名号下得以在英伦三岛保留下来(如此看来,实际上罗马教会的这一行为起到了保护这个异教传统的作用,这真是一件诡异的事情)。随着新大陆的发现和“新世界”的崛起,爱尔兰和苏格兰的移民于19世纪将鬼节习俗带入北美洲和大洋洲诸国。

  美国立国之初,信奉基督教的国民数量达97%之多,但凯尔特人的鬼节却依然能在美国这个新教大本营立稳脚跟,这看起来又是一件匪夷所思的诡异事件,因为一神教信仰是极其追求纯一和圣洁的,能够任由鬼节渗入其生活,并与另一个更大的异教节日共同把持这个国家最重要的“欢乐时刻”,只能解释为在美国建国之初,教牧系统已出了大问题。狼,已经入了羊群。

  毫无悬念地,伴着新罗马帝国的重生,所有打上美国文化标签的事物都炙手可热。随着美元对全球经济的布控,太平洋舰队对全球政治格局的切割,美国文化也最终成为全球“文化正确”的标杆。

  然而,一个人为设立的宗教节日(这本来就毫无圣经依据),给了西洋鬼节一个美妙的名号,并在美国的强力文化输出下,席卷了全球。在这样一个夜晚,无数的人变成了“鬼”,且是心甘情愿的,这一现象的背后岂不正是灵界的争战吗?

  群魔乱舞的“万圣节”之夜

  “万圣节”之夜“丰富”的内涵,绝不只停留在中国人想象中的杰克灯(南瓜灯)上。毕竟,杰克灯只是后来添上的,原本是用的萝卜灯(南瓜起源于南美洲,15世纪发现新大陆后才传入欧洲)。

  在西方,“万圣节”之夜的活动是这样:日子到来之前,学校已组织学生在校内进行Halloween游行,进行“预热”。当晚,夜幕降临,大小孩子们装扮起来,扮成各式恐怖、血腥、邪恶的样式,大孩子们三五成群、小孩子们由父母带领着,亦是三五成群。天黑的时候,这些“鬼怪”就出发了。他们在社区里或商业街上游荡,每敲开一户人家的门,孩子们就会说:“trick-or-treat”(不给糖就捣蛋),而热心好客的主人家早已在当天备好了许多的糖果,这时就慷慨地抓一把给孩子们。

  在Down town,庆祝活动更加疯狂刺激。成人们也竞相扮成各种诡异恐怖造型,“疯一回”。


  在美国纽约,从1973年起,每年的“万圣节”之夜当晚都会进行大游行(Halloween Parade),参加化妆游行的人大约每年有数万之多,而前往观看的人数则更多。浩大的游行队伍里,各种突破想象力的造型和奇幻意向尽情展现,游行路线最后会来到纽约最狂野的同性恋街区,在无数的变装人(cross-dresser)和同性恋者的欢呼嚎叫声中划上句号。

  如果,要用一个词来精确地概括“万圣节”之夜的情形,那么实在没有比“群魔乱舞”更确切的了。

  “万圣节”之夜,你的孩子们学到了什么?

  有些家长眼中的“万圣节”之夜活动并没有那么恶心和可怕,那是因为,一则你没有亲历西方的“万圣”之夜,而它在中国,毕竟尚未成气候,二则,为了拉拢更多的人加入这行列,“万圣节”活动亦在调整自己的形像,使之看起来不那么“可怕”。一个明显之处,就是将各种鬼魔形像进行“萌化”处理。这样一来,许多父母就失去了警惕之心。

  可是,参加“万圣节”之夜活动,你的孩子们究竟能学到什么呢?

  

  Trick-or-treat,不给糖果就捣蛋,这种低级的恶作剧手法及其背后的黑暗逻辑被毫无保留地接受了,孩子们的这种行为不仅不受到成人的教训归正,还被默许甚至鼓励着;

  鬼魔、死亡和阴间好像不是那么可怕了,甚至僵尸也可以是那么的有趣和卡哇伊,一切价值认知和常识都被颠覆了,也被接受了。

  各种装饰和装扮造型争奇斗诡,人心尽可能地向诡异、恐怖、恶心的方向去寻找灵感,以获得关注,问题是,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一些“灵感”,那会是从哪个“灵界”而来的“感动”呢?

  最后,令家长们无视孩子的福份,任由其参加鬼节活动的理由,就是西方教育中那死命的顽症, “Have Fun!”(享受乐趣!)。问题是,Fun有那么多种方式,为什么偏偏要去鬼同行呢?

  

  中国人相信,“气”是生化万有,推动万物的肇始之因,而天地间的“气”是有正邪之分的。“万圣节”之夜,是一个充满邪气、戾气的时刻,鬼魅横行,群魔狂舞,阴邪之气,达至极盛。在中国传统智慧下,对这种时刻,是避之唯恐不及的。譬如,清明节是中国人认为的鬼节之一,在这一天,人们通常会减少娱乐活动,谨慎言行,而老一辈的人更是警告孩子夜间不要轻易外出;另外,冬至日的夜晚,由于是一年中黑夜最长之时,阴气极盛,也被认为不宜外出,而应尽早回巢。可见,在中国传统中,断没有放任孩子在邪气极盛的夜晚出行娱乐的观念,更不可能鼓励孩子装扮成鬼魅以自取其祸。

  不要折损儿女的福气

  中国的父母,是极负责任的父母,他们对子女的爱护,对儿女幸福的自我问责会延伸至儿女成年以后,甚至贯穿一生,直至自己再也无力抬起一只手来。他们愿意为了孩子的平安幸福,做各样的事,操各种的心。如果说在当今的语境下,还少一些什么,那就是缺少一点属灵的智慧和勇气。我们只知道为了孩子的幸福,去做这做那,不懂得为了孩子的福份,必须放弃一些事,并坚决阻止一些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