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秀娟同修在艾老师抖音直播间连麦分享
来源:香港艾威序国际研究训练机构 | 作者:hkisyin | 发布时间: 2021-10-13 | 6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艾老师:好,现在接通了哈,非常的开心。

李秀娟:艾老师听得见吗?

艾老师:听得见,很好啊,还好吧,就是会不会紧张啊,

李秀娟:有点儿

艾老师:有一点紧张哈,有点紧张的话,我们就可以聊一会儿啊。因为李秀娟师姐就是天津的哈,对天津人说话特别好听啊。北京那边还有这个哈尔滨的,这个话都非常非常的好听。今年已经57岁了。

李秀娟:对对

艾老师:看你那个相片非常的年轻,然后相片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善良,好,非常非常的慈祥,14年的时候啊,就是因为你的婆婆得了这个癌症。

李秀娟:对,是12年查出来的,12年查出来的,过完年就叫住院,住院回来之后,他14年他就动不了了,动不了了,回来之后正好一个师兄给我介绍的那个七字神诀。

 

艾老师:就是,嗯,然后像这种情况下的癌症的走时候会非常非常痛苦的。which hay 对啊,我们很多同修,很多同修真的就是之前他得的那种癌症的好,他走了之后,嗯,包括之前很早之前我有个同事,你们还记得吗?他是得癌症的,然后他自己得了什么癌来的,我一下忘了什么癌症,是我同事哈,我以前是国学院的一个老师,然后他也是国学院的老师,他自己得了这个癌症,然后他的父亲也是就是得了那个癌症,他自己是有修炼的,那时候跟紧我跟到我了哈,他以前也是学佛很多年,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会有很多的一些想法,一些顾虑,但是他看到我这个人好像信赖感非常的强,然后就是慢慢的非常的相信,所以他自己好了,以前也是没有小孩生,然后生了这个小孩,然后他父亲也是得了这个非常,他那时候就是很严重啊,就是要走了啊,他就给他念这个七字神诀,还有给他放这个如意宝音乐。

 

那他走的时候一般来说是会非常非常痛苦的啊,然后像我们李秀娟师姐的那个婆婆一样,走的非常的安详,就是没有这个痛苦。嗯,这个是,对啊,我们是很多人现在就是想求一个好死都很难,如果得了癌症,那种痛苦真的就是人间地狱了,很难有一个,就是很难有一个好死,你就想一想,是因为这个七字神诀好,听一下这个如意宝这个音乐,然后就把这么多的业力,这么多众生给化解了啊,然后就是走的非常的安详,没有那么多的一些痛苦,是吧?

 

好,李秀娟师姐,您现在感觉有没有好一点了?

李秀娟:行,没事儿,反正我表达能力不强,请原谅吧。

艾老师:好,那我就交给您了哈。

李秀娟:好嗯,好,谢谢艾老师,谢谢您艾老师好,同学们好,反正我表达能力不强啊哈,我就跟大伙分享一下吧。

 

我以前就是一个药罐子,嗯,我是20多岁就查出来有心脏病,心脏不好,不就是我爱人总喝酒,我脾气也是急脾气,我脾气不好。后来之后我们俩就打,还特别爱动手,哎呀,就这点儿就特别叫人烦人,他喝多了他就动手,他不管半夜啥时候,他就那个打架,打架他就动手,那段我也年轻啊,我也不那个怕他,我们俩就打起来了,就是改不动手了吧,就拿嘴就是打,真的是哎呀,这一打就是十多年,这在地狱里生活在这个十多年当中呢,我就觉得我有那个尿道炎了。

 

嗯,还有一个好像乳腺也有毛病,我就没注意。再一个我这个脑袋疼起来,真的是要命啊,跟裂了是的,还吐,还发烧,回来之后,嗯,反正就特别痛苦特别痛苦,有时候我都不乐意回忆,一回忆吧,你特别心痛吧,就是我也不多说描述这个我们两口事儿了,反正要不就同事上我们家来,要不就是那个他上外边喝,反正就是没完没了的,我这个特别干净,一整就整到啥时候,同事一走,哎呀我就是收拾屋子,有时候我半夜才睡觉,我第二天还得上班儿,还得弄孩子。

 

那一阵我就觉得我有点儿好像就是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,回来之后还是打,打着我还真的是哎呀,离婚也离不了他要孩子,我又不想给他那个孩子。嗯,婆婆重男轻女,不喜欢闺女,给他吧,我说孩子也受罪,哎呀,也想到过自杀,我心想人活着没劲。

 

总打啥劲呢,动手,不动手就拿嘴矫情,哎呀,真的是没劲。后来说那阵我也不乐意回家,一说下班回家,我就一哆嗦,就特别畏惧回家。后来之后为了孩子,我说我就忍吧,反正就是过一天算一天,要是死了都好像都死不了。

 

就这样吧。就是在这之前啊哈,我们婚前婚后我们打过两回菜,还有一个是自然死亡,嗯,我有过邪淫,回来之后,就是说,这个到十多年以后,就是不打了不动手的,就光是用那个嘴交情嘛,我真的出现了妇科病,还有就是尿道炎,就是特别厉害,最后转成肾盂肾炎,增乳腺增生也特别厉害,就特别的疼。

 

嗯,生气生的我胃口也不行,反正到最后我37那年,我们同事就跟我讲那个佛法,我就特别爱听,后来之后他又送了我一个念佛机,哎呀,我我就天天开着,哎呀,我就特别爱听,后来一上班哈,他就找我去,他就给我讲的佛法,哎呀,我听着都入门儿了,可是那个还是就没入道,后来之后,等最后,我们他表姐给我一个盘,回来之后,我就特别爱看,打那之后我就问他,我说你们都做嘛,我那时候我不懂,我说你们都做嘛,后来之后他就说哎呀,拜佛那个念经,还有那个念招,我说是吗?

 

我说都念哪一个,我说你告诉我,他说念那个大悲咒楞严咒十小咒还拜佛。我说哦我说行,后来从那以后,我就两点多起,我就说遇到啥事儿,我要是认准好的,我就没有怀疑过,就那么走下去,我半夜两点多起拜佛。